<xmp id="4ekqy"><source id="4ekqy"></source>
  • <tr id="4ekqy"></tr>
  • 農民日報社主辦

    首頁 深壹度 詳情

    坐著火車去插秧

    • 來源:農民日報
    • 編輯:袁雅茹
    • 作者:劉自艱
    • 2024-05-24 08:15:15

    一場因農事時間差而自發形成的農業季節性勞動力大遷移。

    這是插秧專列開行的第25年。

    由南向北移動的春耕生產線終于來到中國位置最北、緯度最高的黑龍江。伴隨著這條生產線繼續向北移動,至5月中下旬,三江平原、大興安嶺地區的農事活動將為今年的春耕生產畫上一個句號。

    K5161次插秧專列。

    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里,插秧專列將一批批插秧客送到三江平原,又將他們帶回家。從齊齊哈爾到綏化再到撫遠,經停20個站點,歷經1444分鐘,跨越1284公里、約1200萬株水稻秧苗首尾相接的距離。

    “走,坐火車,插秧去?!辈逖砜瓦汉戎?。記者跟隨插秧客踏上專列,追蹤他們的季節性遷徙之路。

    候車廳與減少的客流

    5月7日下午兩點左右,綏化站廣場上,背著大包、拎著小包候車的人已陸續趕到,此時距離K5161次插秧專列發車還有三個小時。

    幾名火車站工作人員從廣場不同的方向引導著人群進入用帳篷搭建的插秧專列候車場所。他們大多數是50歲左右的婦女,也有少數中年男性,但很少能見到年輕的面孔。

    一身皮衣加牛仔或衛衣或運動裝的穿著,一抬手就露出來的金手鐲,撥弄著頭發而若隱若現的金耳環,這樣的衣著打扮,很難讓人一眼區分出是否是插秧客。

    將行李往地上一放,一屁股坐在上面,三五人聚在一起,拿出點瓜子,嘮嗑的準備工作一切就緒。他們時不時拿出手機,看一眼時間,再看看火車票信息。

    “是在這兒等吧?”人群里有些人顯得稍許不安,反復向火車站工作人員或維持秩序的警察確認。

    每年5月前后,這群平凡而又特殊的乘客蜂擁而至,搭上插秧專列駛向春耕最前線。他們害怕錯過火車,更擔心錯過這趟“淘金”之行。

    綏化火車站客運值班主任趙業勝說,從2000年開始,中國鐵路哈爾濱局集團有限公司開行首趟插秧專列,4月下旬運行至6月中旬結束。25年來,近190萬人次搭乘專列前往三江平原插秧。

    三江平原是我國重要的糧食主產區和商品糧生產基地,水稻種植面積大、品質優良,每年春耕季節都需要大量勞動力進行水稻備耕、插秧。

    趙業勝記得最早的插秧客出現在二十世紀末,隨著“在短短20多天的時間里,插秧客就可收入近萬元錢”的消息口口相傳,越來越多的人參與到這個隊伍里,最高峰時一年達十萬余人。

    候車廳外的一側,趙業勝和他的同事們為安檢機器做了最后的檢查,他們要保障在47分鐘的停站時間里,幾百甚至上千人有序進站上車。

    “到時間了,組織大家排隊吧?!壁w業勝打開喇叭,“乘坐插秧專列的乘客,看一看自己的車廂號,依次排在拿著相應車廂號碼牌工作人員的身后,提前準備好身份證,很快就要檢票進站?!?/p>

    不到十分鐘,進站的九支隊伍已然成形。顯然,插秧客們已經習慣了有組織的進站方式。

    綏化站外,排好隊的插秧客即將檢票進站。

    K5161次列車從齊齊哈爾一路向東,行至北安站后向南駛向綏化,再向北、向東。列車的路線似一個“V”字形,綏化就在路線的尖底,客流量卻與之相反。

    綏化市農業農村局四級調研員楊大權解釋其原因,他提到綏化市是農業大市,也是勞務輸出大市。從事農業生產的人較多,有成熟的技術和經驗。早些年,一批批敢闖敢干的農民前往三江平原承包土地進行開荒種植,帶動了大量務工人員。

    “家里地少,種地掙錢也少?!币幻椈逖砜脱a充道。官方數據顯示,2023年末綏化市常住人口356萬人,其中農村人口194萬人;現有耕地2880.5萬畝,旱田多,水田少。

    楊大權拿著一張到三江平原地區插秧務工人員統計表說:“2013年人數最多,有4.4萬插秧客。這幾年,平均每年到三江平原地區插秧務工的農民還有2萬多人?!?/p>

    參與到插秧專列運行的鐵路工作人員都覺得這是一項不亞于春運強度的工作,特別是在綏化站?!耙徽f走這趟專列,大家都挺撓頭的,甚至有些人不愿意?!绷熊囬L陳勛參與了10年插秧專列服務,她對插秧專列最深的印象就是客流量大,沒有下腳的地方。

    “以前行駛到綏化站,我們都做著雙開車門的準備,即打開車廂的前后門。上車的乘客見縫插針,場面既混亂也熱鬧?!绷熊噯T說。

    16點09分,K5161次列車進站。陳勛打開車門,看了看站臺外的人群,今天大約400人,心里沒有太大壓力。

    “最近五六年,插秧客的人數開始減少?!壁w業勝說,這種變化從2019年后發生得最為明顯,每年最少減少一萬人。

    隨著機械化生產的普及,三江平原地區機械化插秧率達到96%,插秧客從站在水里彎著腰插秧逐漸轉到“幕后”,主要負責補苗、操作機械等工作。農業現代化發展的背后,是插秧客需求的逐漸減少。

    16點56分,K5161次插秧專列準時從綏化站駛出,開往三江平原方向,一場因農事時間差而自發形成的農業季節性勞動力大遷移即將開始。

    車廂與信息交換

    11號車廂里,剛上車的插秧客匆匆忙忙地把行李放在貨架上。落座后,這名男性乘客用手在車廂窗戶上摸了摸,像是在尋找什么。

    手掌從窗戶頂端劃到底端,他才反應過來,拿上手機,走到車廂兩端連接處的指定吸煙區域內。

    看到列車員朝著他的方向走來,他晃動著手,“還能補臥鋪嗎?”

    “都滿了?!绷熊噯T擺了擺手。

    插秧專列一般有十二節車廂,以硬座為主,也有一兩節臥鋪。在插秧專列開行前,各個部門都做足了宣傳,倡導其他旅客避開專列出行。

    陳勛說,外出插秧都集中在這幾天,插秧專列屬于滿客超載的狀態,買到一張帶座的車票都不容易。人多的時候,乘客見門就上,狹窄的通道擠滿人,有的乘客坐在洗漱臺上,睡在車廂連接處和餐車里。

    現在,插秧專列的硬件設施發生了變化,由燒煤的綠皮車變成帶有空調的列車,服務上也有提升。

    “列車上舉辦招聘會,把用工信息張貼在車上,務工人員可自己聯系;請專業律師上車開辦法律課堂,普及勞動法?!标悇着e例說明。

    去年,農技專家在車上舉辦農業知識講座,為務工人員傳授先進農業生產知識;今年紅十字救護員在列車上講解防止腰部扭傷及扭傷的處理方法等醫護知識。

    “所有的活動都是為了豐富插秧客在車上的生活,十幾個小時的車程,不能只是吃吃喝喝?!币幻熊噯T說道。

    上車后的插秧客吃飯、聊天。

    硬座的車廂里,四個或六個不認識的人圍在一個小桌子旁,他們的話匣子大部分是從這幾個問題打開:你是哪兒的人?到哪兒下?補苗還是開秧機?給你多少錢一天?

    “又來了,今年準備掙多少錢?”列車員與周福華和王紅波打著招呼,她們倆是這趟插秧專列的熟客,今年是她們第十年去三江平原地區務工。

    周福華和王紅波在第三站依安站上車,她們比較幸運,分到了同一個車廂相鄰的位置上,到綏化站時她們已經在火車上待了六個小時,距離目的地建三江站還有近十一個小時。

    和周福華坐在一起的也是幾名女性插秧客,年齡最小的45歲,周福華53歲,最大的61歲。

    “補苗的人一天能掙400—500元,干這活很遭罪。一腳踩下去,淤泥沒到膝蓋的位置。浸泡在只有幾度的水里,跟在插秧機后面,貓著腰,補一小片地,再用力拔起腳?!敝芨HA覺得還是站在插秧機上擺盤的工作輕松些。

    旁邊年輕的插秧客追問,“干這個有什么技巧嗎?”

    “哪兒有什么技巧,只要肯干愿干,受得了累,但有一條你需要注意,得讓雇主滿意,這決定著他明年還雇不雇你?!蓖跫t波向其他人講了講自己的經驗。

    推著小車的售貨員走到周福華和王紅波身邊,停了停:“把腳收一收,礦泉水、米飯有需要的嗎?”

    周福華用余光瞥了一眼貨架上的價格,“不用了,我們帶著呢?!背霭l前,周福華她們準備好在車上的幾頓飯,“哪兒舍得買,帶足了干糧才出門。小包裝吃的,大包裝用的?!闭f著,她把泡面、雞蛋和火腿腸從小包里拿出來。

    在周福華的大包里,裝著插秧務工的衣服,薄的厚的都有。多年的經驗讓她比別人準備得更充分,“建三江那邊的天氣難以捉摸,早晚溫差大,下午又特別熱?!?/p>

    吃上口熱乎的面條后,話題繼續。

    “誰也不愿意出來,在家哪兒能掙著錢。前幾年收成還可以,玉米價格也高……”

    年輕的插秧客聽到這話,把身體正了正,連忙點頭?!拔覂鹤雍凸媚锒紱]有地,我兩畝半,老公兩畝半,四口人五畝地,怎么干?聽說大后年土地承包到期,不知道會調整嗎?”

    家里的地、地里的糧食、糧食的價格,周福華她們的聊天始終沒有離開這些話題。

    李秀玲站起來,中斷了聊天,“空調太冷了,換個位置吧?!彼龔睦霞易r村客運車到縣城,再坐兩個小時大巴到綏化火車站,忙完家里的旱地播種,李秀玲每年都會搭上插秧專列到前進鎮附近的農場務工。

    “在家也不敢閑著??!”李秀玲說,像她們這樣的農村婦女,沒有手藝很難找到工作,“工廠給的錢太少了?!?/p>

    “過萬”是吸引插秧客跨越東西遷移的最大動力。插秧客外出務工的理由大致相似:家里小孩讀書、蓋房子、補貼家用。

    離開插秧客隊伍十年后,李文嬌在前兩年又重新回歸。她解釋說:“聽說三江平原地區的農場又缺人?!崩钗膵烧J為插秧客減少,機械化程度提高是一個原因,還有一個原因是年齡大的不能干,年輕人干不了。

    建三江墾區日出時間大都在早上3點,意味著插秧客在這個時間點就得開始干活,“兩頭不見日”,他們經常這樣形容工作強度。

    大多數情況下,雇主會承擔插秧客的吃住。十年前,李文嬌帶的行李比現在要多,“那時候吃得不好,包里都裝著干糧,在田里干活累了,休息的時候吃上兩口,補充體力?!?/p>

    插秧客這一行有進有出,但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干這一行,半路退出的不在少數。李文嬌還記得,很多年前,她干完農活回到住處,晚上渾身疼得睡不著覺,她會喝點兒白酒,實在忍不住再找雇主拿止痛片。

    今年,李文嬌的目的地是前進鎮的前進農場,親戚已在那邊幫忙聯系好雇主?!斑€不錯,一天550元,比平均價高出50元?!?/p>

    夜深后,火車晃動的聲音格外清晰。列車上少見還在聊天的乘客,大多數的人靠著座位,倚著衣服休息一會兒。他們需要養足精神,一下車就要投入插秧工作。

    插秧專列在次日早上3點47分抵達建三江站,會迎來第一個出站高峰。

    農場、流水線與機械化

    K5161次插秧專列往東方行駛,進入我國有著“最早迎接太陽的墾區”之稱的建三江墾區。當凌晨兩點人們還在熟睡時,太陽已經從這里緩緩升起。

    列車經過的建三江站、換新天站、前進鎮站、洪河站、東二道河站、寒蔥溝站基本涵蓋了建三江墾區的15個農場。

    三江平原是世界上最寒冷的水稻種植區,因為積溫原因,插秧的時間不能過早也不能太晚,在當地有種說法“不插六月秧”。因此,這10多天的插秧時間至關重要,一旦錯過,可能會導致水稻的成熟期趕上大雪。

    5月8日6點51分,K5161次插秧專列到達寒蔥溝站,這幾乎是插秧客的終點,三江平原最東邊的國營農場——前哨農場坐落于此。

    出站門前,四五個中介熱情地招呼著:“有會開插秧機的人嗎?一天600元?!焙苌儆胁逖砜蛻?,在用工緊張的這幾天,他們都是雇主提前預定好的熟手。當然也有第一次出來碰碰運氣的人。

    插秧客劉師傅出站后,他的雇主一眼就找到了他,“可算是來了?!眮聿患胺判欣?,劉師傅就被雇主拉著直奔地里。

    劉師傅干活的農田屬于前哨農場管理區。前哨農場耕地82.23萬畝,以水稻種植為主。這種規模的農場在建三江墾區的15個農場里不算大,但從高處看,人和插秧機在這一望無際的格田里如螞蟻一般。

    前哨農場的格田,藍天與之相接,白云映入水田中,生活在農場的孩子形容未插秧前的格田仿佛是一片海。劉師傅沒有時間駐足來欣賞這一“美景”,對他來說,這片“?!笔撬酉聛硎鞎r間里要完成的工作。

    運苗車的四個車轱轆接近一個人高,劉師傅費勁地爬上了車,接過雇主從苗棚遞來的秧苗。五盤秧苗整整齊齊疊在一起,足足有100斤重。

    重達100斤的秧苗。

    因為車轱轆足夠大,劉師傅開著運苗車可以到達“?!钡娜魏我惶?。裝苗、拉苗、卸苗,劉師傅的工作就是往返于苗棚與田埂之間。

    在這條插秧流水線上,有著明確的分工:苗棚里的人負責從地里將秧苗盤揭起,按照五盤的數量放置在架子上;像劉師傅這樣的人,負責將苗拉到或挑到田邊;田里有負責開插秧機的機手、站在機器上裝盤的工人以及跟在機器后補苗的人。

    周福華和王紅波曾提到男女體力原因,流水線上的工作會很自然地進行分配。一般來說,男插秧工負責開各種機器,再就是從事挑苗的苦力活;女插秧工負責揭苗、裝盤和補苗。

    不同的分工也對應著不同的價錢:運苗工一天最高600元;機手650元;挑苗工最累也最高,能達到700元;其他工種的工資每天大概在400到500元。只有補苗工比較特殊,他們按照每小時50元計算,并且一天只工作10個小時,哪怕是補到半截,差一兩米,時間一到,他們都會停下。

    “流水線上雇多少人,取決于機械化的程度以及雇主的‘精打細算’?!鼻吧谵r場負責農業生產的工作人員說。

    他以插秧機舉例說,以往一臺插秧機作業,需要配備一名機手、兩名裝盤工和兩名補苗工,一共五個人配合。隨著高速插秧機的廣泛應用,越來越多的農業機械配備了先進的傳感器和導航設備,能夠實現精準作業和輔助操作。這樣的結果是可以省去補苗的工作,一臺插秧機僅需配備兩個工人。

    插秧客為插秧機補充秧苗。

    見到蘇曉時,他正在運苗。45歲的蘇曉是綏化市綏棱縣長山鄉人,他就是綏化那批敢闖敢干的人。12年前,蘇曉第一次來到前哨農場,承包土地就此扎根,今年他承包的1000畝地需要插秧。

    蘇曉看著插秧機在田里作業,還是沒忍住,“別開太快了?!碧K曉也想趕進度,但他更在乎質量,“慢下來,把秧插好,省去補苗的人工,能節約好幾萬費用?!?/p>

    按照蘇曉的計劃,五天前就可以動工插秧?!罢l知道會被這事兒耽誤了?!苯o蘇曉干活的插秧客是從綏化老家過來的,他們已經在這里干了七八年,今年因為在家種植玉米,昨天才從老家趕來。

    “兩臺車,四五天,落下了25坰地的進度?!碧K曉算了算。在老家插秧客還沒有來的這幾天,蘇曉從勞動力市場上雇了幾個臨時工先干著。

    蘇曉一年的人工支出在10萬元左右,為了節約成本,他自己承擔了運苗工作,他的老婆負責補苗?!爸灰獧C手控制好速度,熟練地掌握轉彎,飄苗和缺苗的情況并不多,也不用再補苗?!?/p>

    蘇曉有一個明顯的感受,以前決定插秧進度的是插秧機,現在是運苗的速度。一旦苗供不上,插秧的進度就會慢下來。蘇曉使用的機器都是最新的高速插秧機,配有北斗導航系統,可以進行無人插秧作業。

    “無人插秧作業的速度會慢一些,遇到地塊不平,插秧的質量堪憂?!碧K曉認為機械化得一步步發展?!斑\苗不就是這樣,人工挑苗、用騾子運苗、鋪軌道、再到運苗車和無人機,嘗試了這么多種方式,還是運苗車最合適?!?/p>

    對于目前無人機播種方式,蘇曉覺得還不成熟,“太貴,產量也不能保證。種地人看重的還是產量和穩定性?!?/p>

    農場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前哨農場機械化程度已達99.8%,但在短時間內,剩下的0.2%仍需要人工去輔助機械化的不足。

    作者:農民日報·中國農網記者 劉自艱 文/圖

    相關新聞
    左側固定廣告
    關于我們 版權聲明 廣告服務 聯系方式

    服務郵箱:agricn@126.com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84395205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0354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1012006045 京ICP證05068373號

    農民日報社主辦,中國農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Copyright?2019-2022 by farmer.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久久精品国产精品亚洲艾草网|大陆精大陆国产国语精品|97久久综合区小说区图片区|亚洲中文字幕无码
    <xmp id="4ekqy"><source id="4ekqy"></source>
  • <tr id="4ekqy"></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