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4ekqy"><source id="4ekqy"></source>
  • <tr id="4ekqy"></tr>
  • 農民日報社主辦

    首頁 深壹度 詳情
    阻擊紅火蟻
    • 來源:農民日報
    • 編輯:張燕
    • 作者:顏旭
    • 2024-03-19 11:05:39

    從全社會的范圍來說,公眾對紅火蟻的認識尚淺。我們有必要不斷追問,這小小的螞蟻為什么被稱為“不可戰勝的兵團”?我們到底能不能徹底消滅它?基層防控面臨哪些細微又隱蔽的困難?畢竟,這是我們每個人都會面臨的“危險”,更何況,它還關乎人與自然的關系——人類與外來入侵物種到底該如何相處。

    在馬路兩邊的草叢里,有一個微微隆起的小土丘,王裕華用一根木棍輕輕捅了下,成百上千只螞蟻突然奔涌了出來,有一只沿著木棍,悄悄爬到了她的手上。她使勁甩了甩手,但為時已晚,當下便感到一陣灼燒般的疼痛,手背上迅速鼓起了一個白色的腫包。如果這一幕是在放大鏡下發生的,我們會看到,這只螞蟻正在用上顎咬住她的手背,腹部尾針蜇入皮膚,注射毒液。

    微距鏡頭下的紅火蟻蟻后及卵。受訪者供圖

    這螞蟻是會咬人的紅火蟻。不出意外,到了第二天,她的手背會起水泡,然后形成膿包。接下來的日子不好過,晚上應該是最難熬的,入睡前大腦放空,注意力便都集中到傷口這兒了,癢得睡不著。許多人忍受不了這種瘙癢,會用手去撓,一旦撓破,便會留下疤痕,還可能會癥狀加重,也有造成細菌感染的風險。

    “我早就被咬習慣了,幸好我不是過敏體質,癥狀比較輕?!痹趶V東省一些鄉鎮負責紅火蟻防控,如今在廣東??ㄋ褂泻ι锓揽丶夹g有限公司負責技術研發的王裕華早已見慣不怪。她要忍受多日的瘙癢、腫痛,幾天后,膿包就會退去了。但一部分對紅火蟻毒液過敏的人,則可能會出現全身性瘙癢、蕁麻疹、頭暈,呼吸困難、全身浮腫,休克,甚至死亡。有關研究表明,被紅火蟻叮咬后的死亡率約為一萬六千分之一,嚴重病例的比例不到1%。但華南農業大學教授、紅火蟻研究中心主任陸永躍介紹完這些數字,提醒了一句:“這種概率雖小,但落到一個具體的人身上,就是百分之百。更何況,中國人口基數大啊?!?/p>

    從農業科學家2004年開始關注紅火蟻,到2021年農業農村部聯合其他部委發起全國紅火蟻聯合防控行動以來,專業人士對它的認識不斷深化、“戰斗”經驗不斷累積。但從全社會的范圍來說,公眾對它的認識尚淺。我們有必要不斷追問,這小小的螞蟻為什么被稱為“不可戰勝的兵團”?我們到底能不能徹底消滅它?基層防控面臨哪些細微又隱蔽的困難?畢竟,這是我們每個人都會面臨的“危險”,更何況,它還關乎人與自然的關系——人類與外來入侵物種到底該如何相處。

    “不可戰勝的兵團”

    在我國600多種外來入侵生物中,身型渺小的紅火蟻由于缺少天敵,幾乎是發生面積最廣、危害程度最重的,它們的身影遍布了整個南方地區。在公園的草坪,道路兩旁的草叢,廣袤的農田,村居屋舍周邊的空地里,都可以發現它們。而農民、建筑工人、綠化工人……這些像勤勞的螞蟻一樣,日夜在野外勞作的人,是最常見的紅火蟻受害者。

    校園草坪中紅火蟻蟻丘。受訪者供圖

    但紅火蟻其實并不惹人注意。畢竟普通人肉眼乍一看上去,會認為它們跟普通螞蟻并無分別——大小、形狀、顏色都差不多。

    “總不能讓人們被咬了之后,去了醫院,才知道自己是被紅火蟻咬了吧。該怎么預判呢?”記者問道。

    “如果把視野放得更高就會發現,在任何一塊地里,普通螞蟻的巢穴不會那么多,而且紅火蟻的巢穴是一個個隆起的小土丘,挖開以后,會看到內部結構呈蜂窩狀?!睆V東省農業科學院植物保護研究所研究員、紅火蟻防控科技創新中心主任呂利華講道,拿最常見到的工蟻來說,它們大小不一,在學術上叫做“體型的多態性”,一般的螞蟻工蟻,大小都比較一致。

    而螞蟻,在人類的眼里,似乎是最被“蔑視”的生物——畢竟,“像踩死一只螞蟻那么容易”,說的就是一件事情的輕而易舉。

    “不就是個螞蟻嘛,還踩不死嗎?”記者又問。

    “踩死一只螞蟻是很容易,但踩死一窩就很難了。一個蟻巢的紅火蟻能有20萬只到40萬只。它們總是集團軍作戰,一窩蜂地跑出來?!眳卫A解釋道。更重要的是,蟻后這個蟻巢中的絕對統治者,往往藏在蟻巢最深處,根本踩不到。一個蟻巢通常藏著很多蟻后,而有數據顯示,一只蟻后每天就能產上千粒卵。

    紅火蟻的蟻巢。農民日報·中國農網記者 顏旭 攝

    作為一種社會性昆蟲,紅火蟻蟻巢中的工蟻分工明確,有的去搬運大塊食物,有的搬較輕的食物,有的負責育幼,有的負責在外“征戰”。南方的水稻一年兩季,隨著農民插秧、灌溉與收割,稻田水位四季漲落,紅火蟻也會在復雜的田野中不斷遷移:它們可以穿越泥濘不堪的田埂,翻過散落在路上的大大小小的碎石,甚至可以漂過布滿枯枝敗葉的水渠,躲過突如其來的暴雨。

    別看它在我國這么“橫行”,但在它的老家南美洲亞馬遜雨林,其實是一個很普通的物種,能制衡它的天敵有30多種?!暗沁@些天敵我們不能輕易引進,要經過生物安全性評價,否則會成為新的外來入侵物種?!眳卫A說。

    老家“嚴峻”的生存環境,還讓它們練就了一身應對洪水的本領。每當周期性的洪水來臨,成千上萬的紅火蟻會將身體緊緊靠在一起,形成一張強韌且密實的“救生筏”?!熬壬ぁ毙纬珊?,一部分紅火蟻會漂浮在水面上,支撐著整個群體,護送上面的紅火蟻漂過水域,去往安全之處。盡管位置可以輪換,但在漫長的漂流中,總有一部分紅火蟻會因為長時間接觸不到空氣而被淹死,為整個蟻群獻身。而且它們“聰明”到只要沿途有任何枝蔓,就能緊緊挽住,當作漫長遷移之旅的“救命稻草”。

    最具威脅性的入侵物種

    關于紅火蟻是何時何地進入我國的,目前觀點并不統一。陸永躍等人的研究表明,最初的入侵地很可能在香港或者廣東省深圳市——我國重要的外貿口岸,時間大概在上世紀90年代中期。

    紅火蟻成功“登陸”后,其入侵范圍大約以每年30多個縣區的速度擴大,目前已傳播至我國12個省份625個縣市區。隨著我國現代化建設的加快,它們的遷徙版圖也不斷擴張。隨著高速公路、鐵路等大型工程的不斷開工,城市四處立起新樓盤,草皮、苗木、花卉的需求也隨之增長。紅火蟻就藏在這些草皮和苗木里,跟車去往各地,不斷在新的地區繁衍生息,擴大領土。

    其中,農村成為受害更嚴重的地方。道理很簡單,相較于農村,城市防控條件更完善——防控水平常常由經濟發展水平決定。陸永躍解釋道,城市管理到位,力度大,“包干到人”,所有的園林綠化區都有工人巡查,隨身帶著藥劑隨時處理發現的紅火蟻。而農村地域廣袤,沒有人能面面俱到、不留死角地防控,只要有一個遺漏點,就會形成暴發源頭。加上農村生境多,農田、荒地、邊坡、堤壩、草地……都是合適它生存的地方。所以,一個令人心痛的事實是,紅火蟻在全國范圍內遷移,但農民卻承受了更多的代價。莊稼人每天下地干活,有更大概率接觸到隱匿在田地里的紅火蟻。

    水泥水渠及田埂的紅火蟻筑巢處。受訪者供圖

    雖然紅火蟻“武力深厚”,但“武德尚可”,始終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勤勞的農民在土地上精耕細作,不可避免地會碰到它們的蟻巢。搞紅火蟻研究的專家們都被咬習慣了,呂利華覺得這沒什么,總是調侃,“我養的東西還要咬我?!彼傉f,“我們有啥,頂多是在實驗室里或者外出調研的時候才會遇到。農民天天暴露在紅火蟻的生存環境里,才是最危險的?!辈还苷l向他抱怨被咬了,他都會推薦一種藥膏,嚴重的也會帶著去醫院,但他心里想的是,“你們被咬了可以和我說,農民被咬了,找誰說去?”

    紅火蟻不光咬人。陸永躍通過調查研究發現,紅火蟻對農作物的危害也很嚴重。他舉了幾個例子:紅火蟻發生嚴重的地區,綠豆的產量會降低30%左右,大豆也會長得非常弱?!熬G豆開花以后,紅火蟻會把那些授粉昆蟲都吃掉或者趕走,從而導致授粉率明顯降低?!标懹儡S曾去紅火蟻發生嚴重的大豆田看過,將大豆連根拔起后,發現根部光溜溜的,什么都沒有,“根瘤全部被紅火蟻吃掉了”。大豆是固氮作物,靠根瘤菌提供營養,沒有了根瘤菌,長出來的大豆就會數量少、品質差。

    它們甚至還會危害公共安全,在路燈、電力電信、交通信號等設施里筑巢,沒有土也能生存,蟲尸常常會引起短路,甚至火災??傆修r民搞不清為什么家里的燈不亮了,其實就是紅火蟻在作祟。

    持久戰

    在持續多年的人蟻之戰中,農民們幾乎嘗試了一切辦法。

    王裕華曾經見過,有的村民把汽油澆到蟻巢,點燃一把火。大火過后,巢頂變黑了,蜂窩結構的蟻室被燒成了紅色固體。表面上,紅火蟻消失了。但是當他們再用棍子往蟻巢深處搗一搗,又有很多紅火蟻爬了出來。

    這是因為,蟻后一般在地下1米左右的地方,如果是兩年以上的蟻巢,蟻后還會藏得更深,火根本燒不到。噴藥的話也只是殺死地表或者蟻丘表面的工蟻,根本傷不到蟻后。后來他們又用殺蟲粉劑,用鋤頭之類的工具破壞蟻巢上端,等到紅火蟻成群結隊爬出來了,就開始倒粉,觸殺它們。

    可是,這些方法都無法阻擋紅火蟻的腳步。蟻巢是座通路復雜的地下迷宮,不計其數的通道連接著蟻室,也同時向外發散。我們在地面上看到的蟻丘,往往只是整個蟻巢的二分之一。當大火來了,洪水來了,毒粉劑來了,紅火蟻們就沿著地下通道快速往下爬,躲到更深處,或者直接從地下通道向外面逃逸。

    “防控紅火蟻的關鍵是消滅地下的全部蟻后?!眳卫A說,作為一個“母系社會”,雄蟻在婚飛后就死去了,蟻后占據著統治地位。而村民用的那些防控措施,基本上只能殺死一些工蟻,或者部分蟻后,對一個巢穴的殺傷力很小,不能斷絕一個巢穴的繁殖能力。一旦一次沒能將蟻后趕盡殺絕,它們就會搬家、分巢、遷巢,雖然蟻巢變小了,但是數量增加了,從而給村民帶來更大的困擾。

    準備婚飛的有翅雌蟻。受訪者供圖

    紅火蟻雖強大,但科學家們也不是束手無策。他們觀察、研究,挑選“阻擊戰”的有利時機——繁殖婚飛期?;轱w后、筑巢前的那段短暫時間,是蟻后最脆弱的時候。那時的蟻后,剛在天空中結束交配,翅膀脫落,在地面上“落單”,沒有了蟻巢中其他工蟻的保護,它們甚至可能會被本地的螞蟻、甲蟲、蜘蛛吃掉。因此,有更多紅火蟻婚飛發生的春季,是人們消滅它們的最佳時機——只要在有翅蟻婚飛大量發生前,消滅蟻巢,就能阻止一大批紅火蟻蟻巢的誕生與擴散。而且春季雜草尚不繁盛,適宜的溫度使得蟻巢內的紅火蟻數量迅速增加,蟻丘也比較明顯,人們能輕松找到目標。

    作為一種社會性昆蟲,紅火蟻團結協作的特點也被加以利用。餌劑是目前專家最為推薦的“彈藥”之一,這是一種帶有農藥的誘餌,看上去就是些淡黃色的面包碎屑,農民將餌劑撒在蟻丘四周,它們的香味會吸引紅火蟻前來。作為一個小型社會,紅火蟻總會在巢內進行食物交換與共享。當工蟻興沖沖地帶了食物回家,一整個蟻巢的螞蟻都可能被毒死。

    但好的防控方法也需要一個循序漸進的推廣過程。呂利華每次培訓的時候都說,把餌劑撒在紅火蟻的巢穴周圍就可以了,但農民總是習慣性地用鏟子去捅開紅火蟻的巢穴,再把藥扔進去??杉t火蟻的“脾氣”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蟻巢被捅了,它們就會進攻,而且對投放來的食物也會有所警惕。

    呂利華提醒道,防控紅火蟻的餌劑并不是觸殺型,而是一個讓它慢性中毒的過程:讓工蟻先把餌劑搬回去,由四齡幼蟲嚼碎吃進去,然后變成唾液一樣的東西后,再反哺給其他螞蟻和蟻后。此外,由于數量繁多,大概20天到一個月后,一個巢穴的紅火蟻才會被趕盡殺絕。有的村民沒有看到立竿見影的效果,就覺得藥不管用,但其實只是時間的問題。

    一場知己知彼的反攻

    科普工作干得久了,呂利華慢慢認識到,這個工作絕對不是“我說、你聽”就完了,而是要站在農民的立場,了解他們的隱痛,“要說農民的話”。在實驗室里待得久了,難免說話學術味重,但科研語言、科研成果到農民語言、實際效果,中間還有一個“翻譯”、轉化、反復確認的過程。

    有一次呂利華拿著科普材料,跟農民講了半天如何識別紅火蟻。等講完了,他隨口問了一句:“現在知道紅火蟻長什么樣了吧?”

    “知道了,長得跟小龍蝦一樣?!?/p>

    呂利華一愣,然后反應過來,為了便于講解紅火蟻的構造,他給農民展示的圖片都是放大成像的,個頭跟實際的紅火蟻差別很大?!拔乙遣粏栠@一句,等農民在地里見到了真正的紅火蟻,要怪我騙他們了?!?/p>

    有的時候,一個防控要點反反復復說了很多遍,農民還是“不聽”。呂利華總是說:“不要怪農民理解能力差,要了解他們是怎么想的。這其中,包含了很多不為人知的辛酸?!?/p>

    呂利華在進行紅火蟻防控技術指導。受訪者供圖

    比如,有專家建議的防護措施是讓農民下地干活的時候穿雨靴,褲子緊緊塞進褲筒??蓮V東的夏天熱得不得了,穿雨靴干活不一會兒里面就浸滿了汗水,所以農民在地里都是打赤腳或穿涼鞋。

    再比如,餌劑并不是放得越多越好,適量反而是最好的,“畢竟紅火蟻的食量就那么大,放多了反而浪費”??墒寝r民們“才不管嘞”,隨便撒、肆意撒,用量上毫不講究。有時候一個蟻巢上用的藥,足以消滅二三十個蟻巢,農民會說,“因為我怕它們不死呀?!?/p>

    有時候防控人員磨破了嘴皮子,農民似乎也不為所動?!半y道他們寧愿自己被咬,也不愿意防控一下嗎?”呂利華聽到過很多這樣的疑問。這就要考慮到農民是如何過日子的,一包藥的價錢也就是8-12塊,每包藥可防控一畝地??蓪τ诰蚣毸愕霓r民來說,是一筆很大的支出,等政府免費發的藥用完了,他們就不愿意再花錢去買了。有的農民會說,“我的菜地每天的灌溉要用電、用水,每一樣都要花錢啊,能省的就省了?!?/p>

    在醫學上,紅火蟻被咬后的癥狀并沒有被當成一種專門的疾病來治療,而是被統一劃到過敏反應里。精打細算的農民連醫院也很少去,如果被咬了,他們大都忍著,或者隨身攜帶一支在超市就可以買到的清涼止癢的藥膏,被咬后趕緊涂上。說白了,跟常年辛苦的勞作、嚴重的自然災害、難以治愈的疾病相比,紅火蟻只是他們艱辛生活中的小小插曲罷了。

    而且農民每天勞作已經很辛苦了,時間精力有限,如果在自家地里發現了紅火蟻,往往就把巢穴挖起,扔到路邊,只要別禍害自家地就可以了。但從整體上來看,該區域的紅火蟻并沒有根除,在路邊會繼續繁衍,慢慢地還是會威脅到農民的土地,最終讓這場防控戰變成了一場“打地鼠”的游戲。

    所以,屬地管理原則就變得極為重要,這也是呂利華一直倡導的,“說白了就是農民的地農民自己管,房前房后的公共地帶,或者機耕地,就需要政府來負責了?!?/p>

    各地也在積極探索防控經驗。比如廣東省佛山市成立了村級防控服務隊,每個村選一兩名責任心強、懂技術的農民,集中培訓他們,并給與一定的補貼。由他們帶動其他村民,進行全村的防控。他們的名字、聯系方式貼在村里的醒目位置,村民有任何問題都可以隨時聯系。

    人們還用大數據織起了紅火蟻防控的天羅地網。廣東開發了全民防控的App和小程序,教會村民使用后,村民就可以拿著手機,將藥劑放在蟻巢周圍后拍照,系統會自動定位,自動上傳照片。審核通過后,系統上就會返現。也就是說,只要村民正確防控了,就有現金獎勵。

    廣東海豐荒地紅火蟻蟻丘。受訪者供圖

    2021年春天,一場更全面的戰爭開始了。農業農村部、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等九部門在廣州啟動了全國紅火蟻聯合防控行動。不久后,廣東省農業農村廳網站公布,一筆4000萬元的專項資金用于紅火蟻防控。2020年我國頒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生物安全法》,生物安全開始引發官方和公眾的重視。陸永躍認為,情況正在變得更樂觀,但相關的實施細則和條例還需要進一步制定、完善?!熬褪且M量細化、可操作。比如誰來負責執行,什么情況該處罰,怎么處罰,哪些情況要入刑,為什么要入刑,量刑的尺度等,有了這些配套措施,各省才能具體實施?!?/p>

    更重要的是,解決人蟻之間的沖突需要所有部門的通力合作,農業、林草、海關、交通、住建……防蟻是一個系統工程,一塊田地里治好了,螞蟻又從另一塊地里冒出來了;本村治好了,鄰村沒治好的又跑過來了。更何況,紅火蟻無所不在,農田、道路、公園……它不會按照城市-農村的分別而“選擇性地定居”。因此,紅火蟻的防控是全社會的責任,并不是某一個部門的責任。

    “跟殲滅戰不同,這場‘戰爭’更像是一場持久戰,或者說,我們要在很長一段時間內跟它共存。防控更多只是為了壓低紅火蟻的發生程度與危害程度,避免它的局部暴發乃至全面暴發?!眳卫A說,他從年輕時就開始研究紅火蟻,到如今快退休了,感覺自己對紅火蟻的了解還遠遠不夠?!拔覀冊谖磥砗荛L一段時間,都只能和它共存?!蹦贻p時,他曾認為紅火蟻是可以被徹底消滅的。如今,他總說,“接下來的研究只能交給年輕人了?!?/p>

    最近,呂利華聽說防控人員在他教的防控方法外,還摸索出了更具體的辦法:南方多陰雨,如果當天遇上下雨,隔一天再去防控才是最好的時機?!耙驗橄峦暧甑牡诙?,紅火蟻都在忙著做窩。等到第三天去的時候,所有做好的窩都能看得很清楚了,投藥就會變得很容易,從而可以一網打盡?!?/p>

    沒事的時候,呂利華喜歡去院屬防控區走走,問問大家“紅火蟻最近還多不多呀?”當聽到“最近很少”的回答時,他會點點頭,步子都輕快了些。

    作者:農民日報·中國農網記者 顏旭

    相關新聞
    左側固定廣告
    關于我們 版權聲明 廣告服務 聯系方式

    服務郵箱:agricn@126.com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84395205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0354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1012006045 京ICP證05068373號

    農民日報社主辦,中國農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Copyright?2019-2022 by farmer.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久久精品国产精品亚洲艾草网|大陆精大陆国产国语精品|97久久综合区小说区图片区|亚洲中文字幕无码
    <xmp id="4ekqy"><source id="4ekqy"></source>
  • <tr id="4ekqy"></tr>